注册|忘记密码?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安全防卫资讯

北京初雪致机场旅客打车难 黑车司机要价500元

2014-2-9 23:08| 发布者: 安全防卫| 查看: 1615| 评论: 0

摘要:  不仅仅是T2航站楼候车区有大量乘客,T3航站楼候车区也尽是等待的乘客。乘客李先生说,他8日凌晨1点半到达T3航站楼候车点,此时出租车候车点排队候车的人群如长龙一般,已经排到了地下一层电梯口。乘客 ...


不仅仅是T2航站楼候车区有大量乘客,T3航站楼候车区也尽是等待的乘客。乘客李先生说,他8日凌晨1点半到达T3航站楼候车点,此时出租车候车点排队候车的人群如长龙一般,已经排到了地下一层电梯口。乘客王先生说,他乘坐的飞机1点降落,可是近5点他还是没有打到车。

黑车开价到三元桥500元。“昨天黑车也来了不少。”辛先生回忆说,他排队的位置附近就有七八个黑车司机在招揽生意,一位黑车司机开价500元,且只到三元桥。此外,一些黑车司机也对乘客“挑三拣四”,拒载携带大件行李的乘客。黑车价格虽然昂贵,但由于打上车遥遥无期,有一些乘客只得甘愿“挨宰”,乘坐黑车离开。

“到常营我花了200元。”李先生说,当时有不少黑车司机拉活,起价起码300元,他只得“求助”打车软件,但由于常营距离机场路途相对较近,没有司机愿意接活。最终一位出租车司机以200元的价格载着李先生到常营。“打表的话常营到机场也就60元。”李先生还回忆说,他身后的几位老年乘客见打车无望,商量着在机场凑合一宿,乘坐8日早晨第一班机场快轨离开。

8日凌晨,北京气温降至零下,由于出租车候车区处于室外,很多乘客都体验了被冻得“通透”的感觉。“现在还是在冰箱里的感觉。”黄女士说自己冻了3个小时才打到车。还有一位女乘客称自己的旅伴一下飞机就流鼻涕,不得不选择在室内取暖,等待早晨的第一班快轨。“我都50多岁了,实在忍受不了,这才麻烦朋友。”辛先生说自己也是被低温所迫,才麻烦朋友凌晨来接他。

“打不到车我和弟弟徒步走回家”。市民庞女士是接机大军中的一员,昨天凌晨,她和弟弟搭乘机场大巴到亮马桥后,由于沿途打不到出租车,选择冒着降雪徒步走回家。

桥的停靠点算是离家比较近的,我想着在那里下车之后再打一辆出租车回去,也不会花费多少时间。”在亮马桥停靠点下车之后,回家的路却并不像庞女士设想的那么顺利。

“刚下车的时候,路面静悄悄的,沿途基本上看不到什么车,好不容易来了一辆出租车,司机又说不顺路,不愿意搭载。”庞女士沿途张望,但始终没有遇到可以送她和弟弟回家的车。“以前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,可能正是因为雨雪天气吧,司机也想早点收工回去。其间我们也看到几辆出租车是空的,但是司机并没有停下。无奈之下,我们只能边往前走边看情况。”

“到了亮马桥之后,我们先是沿着东三环的马路边走,随后在农展桥附近走上了东直门外大街,此后顺着大街向西走,一直走到东中街那边,再从东中街往南走,最后回到东四十条桥附近的家中。”庞女士说,我们一边走一边向路边路过的车辆张望,花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回到家中。


加油

鼓掌

闭嘴

感动

思考

怒了

痛哭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